一月上旬,風塵僕僕的前往南京開會。初次拜訪南京的我,希望在緊湊的行程中,能擠出一點空檔前往中山陵與總統府,而主辦單位也克服萬難,利用僅有的一個半小時開車送我往返,完成我這個訪客的心願。

國父立志作大事:推翻滿清成為兩岸的偉人
參訪的過程中,最令我意外的是這裡的景物被保存得相當完善,且忠實呈現當時的擺設。例如中山陵內刻著「中國國民黨」的墓碑、總統府的會議室內所懸掛的中華民國國旗、甚至蔣中正先生的照片等物品,都沒有受到政治因素影響,仍被完整保留下來。

當天中午用餐交談時,中山陵管理者說到,國父(中國稱呼他為孫中山先生)之所以深受中國人民尊敬,是因為他雖為文人,卻能以思想家、宣傳家、實踐家的身分號召全國起義,終於推翻腐敗的滿清帝制。也因為當年國父立志做大事,面對萬難仍不屈不撓,今日才能成為唯一能獲得兩岸政府共同尊崇的偉人。


佛里曼期許台灣做大事:把IT轉為ET
回國隔天受邀參加總統府月會,由紐約時報專欄作家湯瑪士·佛里曼(Thomas L. Friedman) 主講環保,並就未來趨勢給予台灣建言。佛里曼說台灣是他最喜歡的國家,2300萬人住在這個沒有天然資源,且經常遭逢颱風、大雨等天災的小島,卻能累積可觀的外匯存底。他認為這樣的成就來自台灣善用最重要的可再生資源,也就是人們的腦力。天然資源雖好但總有用盡的一天,相對的,腦中的資源卻能隨著人才的培育源源不絕,甚至越挖越多;也因為台灣不是靠挖鑽地下的油井,而是靠頭皮下的腦力,所以才能創造知識才能與企業精神。


佛里曼對台灣的建言是,這世界變得又熱、又平、又擠,要為這樣的世界找出解決之道是一件大事,也是一個偉大的機會,需要很多創新。正因為台灣有很好的人才,所以站在比其他國家都更好的位置上,有機會成為綠能革命的領導者。他鼓勵台灣應該為這件大事設定目標(例如宣布在未來十年將成為潔淨能源科技的主要參與者),把IT (資訊科技)轉化為ET(能源科技)。

信義的大事:先選對產業,然後做得又好又大
國父革命與佛里曼的演講所給我在企業經營上的啟發,就是:企業應先選定大事、也就是重要的事,然後把它做得又好又大

我之所以選定不動產作為創業的產業,就是因為對大部分的個人來說,不動產交易很可能是其一生中,所進行過最大金額的交易之一。然而當時不動產交易的糾紛,卻佔了民事訴訟很大的比例,可見這件個人大事並未受到完整的保障。

因此不動產業無疑的是個重要的產業,而建立一個能保障不動產交易安全的企業,便是一件大事了。29年來,信義秉持著作大事---重要的事的心態,不斷地自我要求以提供給消費者最好的服務品質---做好,而信義的版圖也在這段時間擴大為產業的龍頭---做大,間接的也帶動同業提升房地產業的整體品質。

也因為信義重視自己在產業中所扮演的角色、始終以產業模範生自許,所以當2005年3月成立的蘇州信義,在2006年獲頒「蘇州市房地產經紀營銷代理企業綜合實力十強」及「蘇州市經紀企業納稅金額第一」時,對於能在這麼短的時間拿下這項殊榮,身為企業經營者的我感到相當榮耀。

當時有人覺得「信義真傻!在蘇州信義的營收還不是第一的狀況下,怎麼會以納稅第一而自豪呢?」但對信義來說,納稅是企業對社會應善盡的義務與責任,能夠誠實納稅甚至超過其他企業,不但發揮了該做的事說到做到的信義精神,更表示信義的營運達到了一定規模的企業成效!

「人才培育」是做大事的關鍵因素
既然台灣發展ET產業與信義在產業上的耕耘都是大事,那麼人才培育便是兩者共同的關鍵因素,而這也就是佛里曼所說的,「將人才視為最重要的資源」,不斷的增加人才培育數量、不斷的深入開發人才的能力。

一旦人才增加,信義的分店與據點就可以增加,則信義的優質服務與正向影響力便可隨之散佈出去。如此把大事做好做大的結果,我堅信終有一天在世界的重要都市中,都可以看見信義的企業標誌,達成「信義世界,世界的信義」的目標。

在此我要勉勵信義的夥伴們,要實踐世界的信義看似要花很長的時間,但其實只要每家分店都能達成每年至少培育一位店主管的目標,則從今年的目標300家分店開始、每年呈2的倍數成長(300-->600-->1,200-->2,400-->…),很快的就可以看到這豐碩的成果。

因此,要把信義的大事做得又好又大的秘訣就是:從每一家分店的人才培育著手,由踏穩現在的每一個腳步開始!

 

看到右後方懸掛的國旗、國父遺像、國父的題字,彷彿讓我走入時空隧道,回到早期台灣學校或公家單位的禮堂。物換星移,現在台灣反而很少見的場景,居然與我在中國重逢了。

中山陵 


【延伸閱讀】
中山陵-維基百科
南京中國近代史遺址博物館-維基百科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chouchunchi 的頭像
chouchunchi

我的登山手記--信義房屋董事長周俊吉的部落格

chouchunch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