信義的立業宗旨中的「熱情實現家業夢想」一詞,不僅表示信義自許要為每位客戶圓一個成家的夢想,也鼓勵內部同仁在信義大家庭中實踐自己成家立業的夢想。但若將圓夢的主詞替換成企業體,試想:如果你是中國信義的城市總經理,你會怎麼帶領你的團隊,攜手實現成家的夢想呢?

打從信義決定購買一個屬於中國信義的家時,便開始積極尋找適合的物件。中國信義主要布局在北京、上海、蘇州、浙江四大城市,得知總公司有這樣的想法後,每個城市的同仁都很積極爭取公司的青睞,因為若是能夠雀屏中選的話,自己所處的城市彷彿也被賦予了極大的肯定意義。

我親自走訪每個城市看了同仁所推薦的物件,經過多方比較後,終於在北京找到了不但地點優、物件條件甚至比台北任何辦公室都佳的辦公樓,於是在11月下旬,信義正式對外宣布買下了位於北京「新保利大廈」的辦公室,而購置不動產的舉動也展現信義紮根中國市場的企圖心。

相對於北京信義,我想其他城市的同仁心中難免會對這樣的結果感到失落,因此我在11月底與中國信義的例行會議中,針對此事表示了些想法。我告訴各城市的總經理們,因為目前兩岸金融交易的規定與限制,台灣總公司很難把大筆資金匯過去,因此在買了北京的辦公室後,近期內未必能有充裕的資金再買蘇州或上海的辦公室;但我也分享了當年信義在台灣找家的故事,勉勵每個城市不要放棄擁有自己的家的夢想。


信義的第一個家:勇敢追求,努力圓夢

信義從1981年成立之後,一直到1989年為止仍呈現虧損狀態。1990年信義旗下有20幾個分店,而當年的盈餘只有一百多萬元;到1991年擴增到30幾個分店,才剛剛擺脫虧損不久,便買下了位於東帝士摩天大樓的辦公室作為公司總部。

話說我們努力積蓄了幾年,到1991年時好不容易累積了兩千萬元的現金。當時我們選定了兩個目標,一個在新生南路,一個在敦化南路:位於新生南路的大樓比較舊、比較小,總價不到一億元;而當時敦化南路是台北市最頂級的地段,剛蓋好的東帝士大樓又是該地段上最頂級的大樓之一,所以要價兩億多。依當時的情況,若買一個不到一億的辦公大樓,不但兩千萬的自備款足夠,還款也可以比較自由,但為何最終我們還是選擇了後者呢?

當年在決策前,我把兩個物件條件說明清楚後,徵詢公司的主管的想法。大家表示想要買敦化南路的辦公室;我接著問,「可是我們的資金只有兩千萬,該怎麼辦呢?」主管們回答︰「周先生,沒關係!那個好的辦公室是我們想要的,您放心的去買,錢我們一定可以賺回來的!」坦白說,自備款不到一成其實是蠻困難的,但既然同事有一致的想法,在這樣的鼓勵下,我們就真的是買了敦化南路那個兩億多的大樓。

與銀行談貸款過程其實也花了相當的功夫。原本先與當時的省屬行庫洽談,但手續辦了非常久、幾乎已經到了屋主給的期限,再拖下去恐怕自備款連同簽約金都會被沒收,於是趕緊轉而與上海商銀洽談。當時的信義非常的小,要貸款的額度又很高,加上過去的財報也不太好看,因此談大額貸款相當不容易,但上海商銀的總經理在和我詳談後十分認同信義的經營理念,便很爽快的答應貸款,讓我們在很短的時間內把貸款辦下來。後來,果然就如公司同仁所想、所承諾的,我們很快的就把所有的貸款還清,上海商銀甚至還請我們能不能不要還得那麼快呢!

說完了這個故事,我接著表達對各城市想買辦公室的支持態度,因為買辦公室就代表有心在當地長期發展,而一個好的辦公室對客戶及同仁都極具吸引力。但等待金融法規的鬆綁或總公司的資金匯入,無形中會削弱自我成長的意志;相對的,我鼓勵各城市能效法18年前的信義,發揮強烈的信心與意志力,以好的服務創造好的營收與好的利潤,憑自己辛苦營運的成果一圓買辦公室的心願。

更進一步的說,我思考的不僅是實體的辦公室,更關心的是無形卻力量更大的「群體意識」。


群體意識,成就偉大企業

就像信義所贊助的社區一家計畫。社區經營成功與否,不在於房子漂不漂亮或是環境有沒有人整理,而是在於它的「社區意識」。社區意識是從人心凝聚的過程中逐漸形成的,有了社區意識後就會守望相助、彼此關照,當這樣的感覺形成後,社區居民才會真的感覺這地方有人情味、像一個大家庭。

放大來看,一個企業的遠景與理想,也不應該只是由一些數字堆砌而成,否則即使那些數字達成了,也不會產生企業內部的群體意識。在這數字之前,必須先有一種中心思想,透過非數字的、感性的、有理想的訴求,才能在實踐的過程中凝聚群體意識,就像信義企業願景所談的「服務新典範」。

對中國各城市總經理來說,辦公室當然可以成為凝聚區域群體意識的具體的目標;但對企業領導者來說,惟有先設定一個大的願景,全體同仁在達成願景的過程中付出心力、進而產生群體意識時,才能成就出一個偉大的企業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chouchunchi 的頭像
chouchunchi

我的登山手記--信義房屋董事長周俊吉的部落格

chouchunch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