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名手無寸鐵的紅衣長髮女郎,站在成排手持盾牌、頭戴鋼盔、臉罩防毒面具的鎮暴警察面前,被迎面而來的催淚瓦斯逼得側頭轉身,一頭如瀉長髮頓時飛揚似怒髮衝冠。這是張在今年6月上旬,由路透社所拍攝的伊斯坦堡抗議照片,頃刻在社群網路間瘋狂轉傳,並被土耳其民眾印製成漫畫、海報廣泛流傳。

無獨有偶,同時期的巴西聖保羅與里約熱內盧兩大城市,也因為地鐵與巴士準備調漲票價(漲幅約新台幣3元)激起民眾不滿,進而演變成號稱「沙拉起義」(警方強力施放胡椒煙霧+不少示威者隨身攜帶醋〈傳聞可以中和催淚瓦斯的刺鼻味),都是製造沙拉的必備食材)的全方位抗議活動,延燒全國超過百萬人串連,是巴西結束軍事獨裁28年以來最大規模的異議行動。

不只土耳其與巴西,今年以來還有埃及政局動盪不安讓人民寢食難安、歐洲連串撙節措施致使受援助國家怨聲載道、印尼民眾抗議政府大幅調高燃料價格、瑞典外來移民被拒於社會繁榮之外而發生暴動、縱火事件,連台灣也無法置身事外,連續不斷的街頭遊行,在凱達格蘭大道上的「8月雪」事件中到達高峰。

是氣溫屢創新高的盛夏讓人情緒暴衝、導致「夏怒族」愈來愈多?還是長久以來與民主制度相濡以沫的資本主義,已然走到了難以為繼的十字路口?

6月底的英國《經濟學人》曾有專題報導指出,民眾對政府的失望與不滿正席捲全世界,其中尤以新興國家的中產階級與知識分子為骨幹。歷史經驗告訴我們,每當全球性的抗議浪潮發生時,都將對未來人類社會造成深遠影響:例如馬克斯發表共產黨宣言的1848年、性解放運動發軔的1968年,及蘇聯共產集團崩解的1989年。而跟隨著美國「占領華爾街」運動步伐的全球抗議行動,目前仍處於新興階段,未來會如何改變世界實難逆料。

唯一可以確定的是:人民對於政府的需要與期望將不斷提高,政府想要滿足人民所有訴求的難度將愈來愈高,「小政府、大民間」的趨勢恐有如星星之火燎原般,一發不可收拾。

假使《經濟學人》的預言成真,在社會結構中介於人民個體與國家整體間的企業,勢將肩負起史無前例的承擔與責任。原因之一是:以中產階級為主的運動相對鬆散、缺乏組織動員力,多半透過網路閃電匯結、卻也快速消解,看似群集規模驚人,實則欠缺存續能量。如能結合或透過組織相對嚴密、向心力凝聚較高的商業團體,應可望有效提高推動政治改革、社會進步的節奏與效率。

但前提是,企業必須內化「企業倫理」/「企業社會責任」為其生存發展的根本DNA!

一百多年前,由馬克思與恩格斯共同創立的「唯物史觀」已明白告訴我們:「一個社會的經濟發展是所有重要歷史事件的終極原因及根本動力」,意即「經濟對社會歷史的發展具有決定性力量」,清楚闡釋了商業組織/活動的重要性與影響力。

但,如果企業未能奉企業倫理/企業社會責任為圭臬,自我矯正「追逐私利極大」的運作盲點,來大幅降低市場失靈的機率,以「兼顧各利害關係人權益」的經營責任,來積極填補政府失能的風險;必然會發生如英國劍橋大學經濟學家諾瑞娜.赫茲(Noreena Hertz)《當企業併購國家》書中所描述的:以叢林法則為基礎的跨國企業,透過各種合/非法的手段壓迫弱勢、操縱政府、掠奪世界的無良風暴。

然後呢?難道真要如美國政治學者漢娜‧鄂蘭(Hannah Arendt)所說:當代議制替換了公共協商、經濟取代了政治、無力感遠勝於集體熱情,最終只好通過「革命行動」,藉以復興公共領域,重現古希臘的民主社會理想嗎?

「覆巢之下無完卵」,企業家們準備好面對歷史的轉折點了嗎?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chouchunchi 的頭像
chouchunchi

我的登山手記--信義房屋董事長周俊吉的部落格

chouchunch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